欢迎光临中国代孕网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代孕相关>
“借腹生子
来源:  作者:本站

       “借腹生子" 科技挑战法律与道德

  生殖技术的革命通过对自然生殖过程的改变给不孕症患者带来了福音,但同时也对传统伦理观念提出了挑战,与此相关的法律问题也接踵而至。代孕妈妈作为体外受精的一种,其引起起的法律及道德上新旧模式的冲突尤为激烈。暂时的合理性若得不到社会伦理的支持也就失去了长久存在的法理依据.一切权利均是受限制的自由,因此代孕和借腹生子应被禁止。

  “是我们首先主张,文明的形态变得越复杂,个人自由也必定变得越受限制。”

  据媒体报道,某市一位多年未育的妇女在做母亲的强烈愿望的驱使下,征得丈夫同意出价4万元向社会公众征集代孕母亲,应征者达到300人之多,该妇女正在对应征者进行面试以确定最佳人选。该妇女求子心切,乃人之常情;应征者求财若渴,亦人性所驱。现代医学技术的进步在满足人类种种欲望的同时对法律及伦理进行了挑战。“借腹生子合法理乎?合伦理乎?现代科技的进步扩大了主体行为的可能性空间,也加大了主体间发生利益冲突的可能性。事实上,随着文明形态的日益复阿杂化,个体的权利与自由也将受到来自社会的更多限制。

  一权利:受限制的自由何为权利?不同的利益主体有不同的解释。

  自由主义者认为,“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可以分享广泛而全面的一套平等基本自由的体系,这体系是同人人均有自由的类似体系相容的”对权力的此种界定旨在对个人的目标或成就加以保护,使其免受某些人或整体与之对抗而产生的利益损害,权利的作用就是促成个人目标的实现。可见,自由主义者的权利观是建立在价值中立论基础上的多元主义,本质上就是对多种多样的目的及所谓的善的观念予以容忍,而不问这些目的的梭此是否能相容。这种我行我素不受限制的自由经常会导致社会秩序的混乱。

  目前学术界已渐渐放弃这种权利观,更多地倾向于赋予权利以法定性:权利是指在法律范围内权利主体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可能性。其法定性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1)权利主体享用的权利受到法律保障,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任何人不得侵犯或妨碍其权利的行使;(2)权利主体仅在一定范围内享有权利.不得限制法律的有关规定。因此权利既是受到法律保障的自由.亦是受到限制的自由,这种限制有来自法律方面的,也有来自道德方面的。社会是一个禁令和限制系统,它总是从外部对个人种种与社会利益相冲突的欲望施加压力。弗洛伊德在其后期著作(如《自我与本我》、《文明及其不满》)中探讨了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相互关系,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同人的本能欲望有制约关系。此见解虽然有些偏激,却说明“除了极其特别的例外(奇人、狂人),人们的行为总是支持或共有该社会中处于支配地位的价值,并由该价值获得行为的动机。

  在社会共同体中,个人行为于外在表现形式上受法律规制.而内在心理状态则受道德指引:任何法律规范都不是脱离社会生活游离于伦理道德之外的空洞教义:因此在对借腹生子”中当事人权利的性质及其法律适用进行界定之前,应当首先探讨一下它所折射的伦理问题。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